宝能汽车:宝,你还能不能?

房地产公司造车究竟是不是伪命题。

最近,造车圈发生了两件意料之中又难免令人唏嘘的事。

8月10日晚间,恒大汽车发出了一纸“探讨出售”的公告,计划出售其汽车和物业管理业务。当日被爆出的消息还有宝能:自7月22日开始,宝能汽车开启了第二批裁员计划。

宝能裁员可谓来势凶猛,据宝能职工透露,汽车板块已经从年前的23000人左右裁到了现在的8400人左右,且目前仍在以每周裁几百人的速度持续,裁员比例超过了65%。

一时间,网络上又掀起了“房地产公司造车是伪命题”的讨论。

风光入局

千禧年,潮汕商人姚振华创立了宝能集团,多年经营后,宝能发展成为一家以房地产业、物流业、高科技产业为核心的集团化企业。

多年的栉风沐雨,创始人姚振华也曾一度被万科创始人王石戴上了“野蛮人”的帽子,甚至被格力董事长董明珠怒斥为“破坏实业的千古罪人”。

真正进入汽车领域,是宝能集团成立17年后的事。

2017年,财大气粗的宝能集团以66亿接手观致,以51%股权——最大股东的身份正式入主观致汽车。

观致汽车成立于2007年,由奇瑞汽车和以色列集团共同出资组建。在那个自主品牌纷纷靠性价比取胜的年代,观致不惜花重金请来了国际一流的设计、管理团队,意在冲击高端市场。

尽管是由顶级的汽车专家研发设计,但过高的定价却叫好不叫座。彼时,国产车卖到合资车价鲜有耳闻,并不占品牌优势的观致销量持续低迷,业绩持续亏损,原管理团队成员纷纷离职。

连年巨额亏损,观致逐渐成为了奇瑞的一枚弃子,随后便被宝能挽救于生存危亡之际。

其时,由刘良任观致汽车CEO,外加宁述勇、曹志刚组成的高管“铁三角”,被业界认为是或将改变观致汽车命运的高管团队。

宝能入主观致一周年之际,观致的股权结构再次发生变动。宝能以15.6亿人民币的价格继续从观致外方股东Kenon Holdings手中收购12%股份,持股共达63%。

管人事,不管车事

2018年,宝能正式掌局观致。

原有的铁三角也被拆散,团队换之以“北汽系”,组成了以原北汽集团党委常委、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院长李峰、蔡建军和邬学斌为代表的新高管团队。

据乘联会的统计数据,2018年观致汽车共销售63179台汽车,同比2017年增加320%,成为汽车企业当中增幅最大的一个。据Kenon Holdings柯南控股的三季报,2018年前9个月,观致累计批发销售48100辆汽车,创了观致汽车自成立以来销量最高历史记录。

转到宝能麾下的观致,似乎用销售数字交出了一份惊艳四座的答卷。

但据媒体查询当年的保险数后发现,2018年,观致汽车的保险数口径销量仅为34815台,保险数仅占厂家批发量的55%。这场激增,实际上由宝能的关联租车公司实现“自产自销”,市场上的实际消费少之又少。

另一方面,尽管观致批发销量同比暴增,但前三季度观致的亏损却达13.62亿,同比增长123%,这也是观致连续第31个季度的亏损。

易主的观致表面光鲜,实则一如既往深陷于亏损泥淖。不到一年时间,李峰三人纷纷出走。

2019年,宝能汽车又将目光投向了日系高管。

随后,前日产-雷诺联盟全球新能源总监矢岛和男接替李峰担任观致CEO,东风日产前总经理大谷俊明任宝能汽车集团常务副总裁,前日产-雷诺联盟的长原巨树担任观致首席运营官,前英菲尼迪平井敏郎担任观致联席技术官。

乘联会数据显示,2019年观致汽车全年销量降至2.27万辆,同比下滑高达64%。

接手三年内,宝能汽车高管团队便经历了三次大洗牌,但对于产品而言,却经历了三年的沉寂,产品线更新、新车进展陷入停滞,仍旧只有观致原有的车型。

尽管宝能集团自称为观致汽车投入超过200亿元,观致研究院扩容至千人规模,入局四年,宝能才量产第一款车型。

2020年,宝能正式推出观致7。但实际上,在宝能入主之时,这款车型就已经完成了定义,宝能全新团队进入后,只是在外观和内饰上对这款车进行了一些调整。除了抛弃原先和谐、耐看的设计风格,观致7还换掉了原有蒸蒸日上的奇瑞发动机,采用逐渐唱衰的新晨动力的1.6T和1.8T发动机。

据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观致7的总销量仅为9772辆。宝能全年销量仅为1.3万辆。

有媒体质疑,宝能入局造车,但却是借“造车”之名行拿地之实。

据统计,宝能汽车成立近4年,便在广州、贵阳、昆明、昆山、西安5座城市里拿下了457万平的土地。这些土地大多以宝能汽车自建基地作为规划,但仅西安基地建成一期投产。饶有意味的是,西安基地旁的房地产项目,比汽车基地建成还要早3个月。

宝能汽车后来收购的长安PSA及众泰汽车临沂基地,也被指是醉翁之意。

落败

今年6月24日,宝能汽车宣布推出旗下全新品牌宝能汽车,英文名为“BAO”,定位为豪华智能新能源汽车品牌,宝能汽车未来也将成为“观致+BAO”双品牌组合。

在推出BAO品牌前夕,宝能集团刚与广州开发区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广州开发区国企将向宝能新能源战略投资120亿元,宝能新能源总部落户广州。

BAO透露,今后五年至少推出16款新车型,包括SUV、轿车、MPV、跑车等多种车身型式,逐步覆盖高端电动车细分市场。今年,BAO品牌将推出两款车型,一款是豪华的 BEV(纯电动汽车),另一款是REV(增程式电动汽车)。

然而,宝能新车未见身影,就率先被员工们堵在了办公大楼门口。

7月中旬,有宝能汽车员工向观察者网反映,同事们在线上讨薪无果之后,已经开始大量向宝能总部大楼聚集,向集团追讨拖欠的社保、公积金、工资以及2020年终奖,有外地员工甚至因为路途遥远将帐篷扎在了总部大楼门口。

某宝能汽车中层管理人员向外界透露,同手下数名员工的遭遇一样,今年以来,自己的社保、公积金始终处于停缴状态,2020年年终奖至今未发。5月份公司便开始拖欠工资。

这次员工们大范围的上门讨薪,正是因为BAO获得的广州国企120亿战略投资。“大家担心讨债晚了,这笔钱又会打水漂。”

“去年开始宝能就也有数次停缴社保、公积金,以及工资延迟发放的情况,但至少后来工资补齐了,这次看来是真没钱了。”宝能员工诉苦道。

宝能债台高筑早有苗头。

2020年10月及11月,观致汽车进行了三次动产抵押,用于债权担保,数额共达21亿元;今年1月,观致汽车大股东杭州诚茂投资有限公司通过股权出质的方式,向中国银行苏州分行质押了其所持有的203105.76股观致汽车股权。

据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宝能汽车从今年4月起,内部资金链已断裂。

7月,观致汽车新增了3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金额达到257万元,而从年初至今,观致汽车已经5次成为被执行人。7月31日,观致汽车被法院冻结财产850万元。

为了自救,自今年年初,宝能先后进行了两次裁员。第一次从今年的2月份开始,根据各个部门的情况不同,裁员比例在30%左右;第二批裁员规模甚至高达65%。

随着第二波裁员计划实施,宝能员工数量骤减。宝能员工称:“汽车板块从年前的23000人左右裁到了现在的8400人左右,且目前仍在以每周裁几百人的速度持续,裁员比例超过了65%。”

为了尽快达成裁员目标,宝能汽车还采取了部分“暴力手段”,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员工的公司内部账号均不能使用,不得已只能主动离职或签订解约合同。

自研车型还未上市,宝能却率先进入至暗时刻,或将成为宝能转折点的120亿融资也没了下文。

拖欠工资、断缴社保公积金、大幅裁员、口碑扫地……当前的宝能汽车形象,与初入汽车圈的“财大气粗”相去甚远。

在宝能最艰难的时刻,姚振华掷地有声地进行了表态。

8月8日宝能举行青年干部座谈会,董事长姚振华表示,疫情的反复、经济的波动,对不少企业的发展造成冲击。宝能也同样遇到困难,这些困难,是发展中的困难,而且总量不大,在可控范围内。宝能有信心、有能力、有举措快速解决当下问题。

宝能将如何解决眼下的问题?何时解决?今年还能否如约推出两款车型?一切的一切,眼下都成了未知数。

猜你喜欢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哦!点击 登录

  • {{item.username}}

    {{item.content}}

    {{item.created_at}}
    {{item.support}}
    回复{{item.replynum}}
    {{child.username}} 回复 {{child.to_username}}:{{chil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