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是中美之间的大国竞争 德国日本已远远落后

3000万美金,这是无人驾驶公司景驰科技刚刚宣布的天使轮融资的金额。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家知名度不太高的创业公司,但其创始人兼CEO王劲却是无人驾驶领域的重磅人物之一。他曾是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4月3日他结束了在百度7年的职业生涯,创办了景驰科技,开始在无人驾驶领域创业。

泰伯网

  目前无人驾驶领域的创业公司不少,但王劲认为景驰科技是目前速度最快的一家。在融资方面,华创资本是景驰的天使轮投资方之一,另有媒体报道称,启明创投为天使轮领投方。王劲透露,景驰科技即将启动A轮融资(额度锁定1亿美元)。

  在王劲看来,无人驾驶和人工智能除了给传统汽车产业带来巨变,还会上演中美两国的大国之争。

  以下为景驰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劲9月14日的分享整理,有删节:(未经本人审阅)

  无人驾驶、人工智能是一个大国竞争,每一个大国现在都在做最后的冲刺。为什么这么说?大家想一想,中国上下五千年,在农业社会五千年我们领先,但在工业社会300年我们落后了,直到今天进入智能社会,我们又有机会重回世界之巅。现在还不是第一,我们现在想要成为第一。成为世界最先进,最强的人工智能国家,真的是我们的一个机会。无人驾驶是人工智能上皇冠上的明珠,对产业影响最大,这是为什么几个大国都把它看得非常重。

  汽车产业格局急剧变化

  我们谈到无人驾驶就要谈到汽车产业,整个汽车产业现在面临三个巨大的浪潮

  第一个大的趋势是电动化,以及汽车制造门槛下降。整个汽车行业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德国已经率先制定在某年不允许再生产汽油车、柴油车,中国最近刚刚制定了4年规划。汽车的电动化对中国来说代表什么?带来什么机遇?

  中国是一个汽车大国,但一直不是一个汽车强国,有两个东西造不好,一个发动机,一个变速箱,直到今天也没有人真正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时机来了,中国换道超车的机会来了,因为电动车既不需要发动机也不要变速箱,整个制造的门槛有一个很大幅度的下降。

  对无人驾驶来说,电动车的电控系统比过去有一个很大的提升,操作转向、刹车和加速等等都变得容易很多。整个电气化、电控化能力有了一个提升,给了无人驾驶一个很好的条件。

  第二个趋势是共享化,共享出行已成趋势。从全世界来看,在2030年的时候,共享汽车将会超越私家车跑的里程。共享出行将会成为一个趋势,这在中国比在美国明显,因为中国人口更集中。我们一个400万人口的城市,市委书记说都是小城市,但是到美国那是超大城市。中国不要说汽车,自行车共享满大街都是。中国的共享一定会远远早于2030年这个时间点,汽车也是这样。也就是说后面10年里头,绝大部分卖出去的车都是用来共享,而不是卖给私人的。

  无人驾驶和共享出行是一个绝配,当无人驾驶更提早到来的时候,共享出行也会加速到来。当共享出行加速到来的时候,汽车产业将面临巨大的变革,比刚才电动化变革大很多。电动化带来的变革是什么呢?就是在美国多了一个特斯拉,一年卖3万辆车,还赔得一塌糊涂,市值就可以超过一年卖1000万辆车的通用和福特。这个世界不太公平啊……

  共享出行将会更大地改变汽车产业。共享汽车出来以后,传统卖车的模式将从B2C变成B2B。一个大的出行公司,不管滴滴还是神州,当你一年要买50万辆车,你绝对不会从4S店买车,你会跟车厂签单。所以B2C和B2B商业模式不一样,销售渠道也不一样。过去销售渠道强的车厂会击败很多销售渠道差的车厂,另外4S店布局是一个车厂竞争的壁垒,变成B2B之后,整个游戏规则都不一样了。更大的影响在于,汽车的品牌价值将大幅度下降,从我们小时候就被汽车行业洗脑,坐奔驰,开宝马,你是什么人就要开什么车,但是大家想一下,你们坐滴滴的时候没有办法挑,滴滴和Uber也可以挑车的档次,没有办法挑品牌。如果我坐豪华车的时候,不介意是不是奔驰、宝马、雷克萨斯、凯迪拉克,对我都一样。更极端的例子是坐出租车,你连档次都没办法挑选。

  所以当共享出行来的时候,大家对品牌的选择度大幅下降,汽车产业百年来建立的品牌价值我不说摧毁,会极大程度地降低,销售渠道被废等等,汽车这个产业的竞争格局正在急剧地变化。

  第三个趋势是汽车的智能化,汽车价值从硬件为主到软件为主。智能化对车企来说绝对是一个新课题,很有挑战性的课题。

  摩根斯坦利的报告指出,今天一辆车90%的价值是汽车的硬件,10%的价值是软件。未来10年内,车的硬件只有40%的价值,60%的价值都是软件,内容和无人驾驶两个加起来是60%的价值,这个判断和我两年前判断极其吻合。

  无人车是什么?不仅仅是一辆车,无人车是传统车加上一个机器人司机。中国的出租车大部分都是10万块成本,大概卖10-15万的价钱,我们在2020年量产的无人车机器人的成本是10万元人民币,非常巧的吻合了刚才那个分析:车的硬件占40%,软件占60%。

  未来汽车产业肯定不是车厂来完全控制,整个价值链已经转向了软件。今后这个产业将怎么转变,对所有人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这就变得非常有意思。中国传统汽车市场非常大,但我们不强,这样的转变给了中国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弯道超车。现在不管中央领导和地方领导都会纠正,我们不是弯道超车是换道超车。

  无人驾驶是大国之间的竞争

  无人驾驶真的是一个大国间的竞争,因为无人驾驶一半的价值在机器人部分,这是人工智能的产品。人工智能中国和美国非常接近。虽然我们的论文数量比美国多,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说中国的人工智能比美国强,美国现在确实有一个优势,中国正在迎头赶上。

  德国和日本非常想竞争无人汽车的领先地位,但它们一直以为这个竞争仍然是在车上面的竞争,他们没有意识到在人工智能这件事上他们已经远远落后美中两个国家。

  无人车最主要的竞争不在汽车上,将会在人工智能上,这是为什么中美两国将会在这个战场上做一个决战。

  从人工智能的专利数字来看,中国和美国还有档次的差距(美国数字高于中国),真是这样吗?情况不是完全是这样,中国几乎所有大公司在美国有研究院,美国没有什么东西在中国(研究),如果交换一下,我们中国大公司的东西还回来(算成中国的专利),中美的差距就小了很多。

  无人驾驶将会走向哪一个方向?我也跟国内国际很多无人驾驶领导者交流,我觉得未来的方向是:第一,产业融合。用美国做例子,可以看到整个行业的并购在加剧,尤其是跨行业的,跨界的并购将会大量加速。

  比如FCA(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和谷歌合作,但合作的耦合太松散,我认为力度不够,我猜测谷歌以后会更紧密地(跟汽车公司)结合,包括资本结合。

  第二个大国竞争在什么地方?在法律法规。我在美国生活了十几年,我觉得美国的法律变得太慢、太教条。参众两院,还有两个党,总统还可以投否决票。中国政府一声号召什么事都可以做成。

  美国今年上半年五个州允许方向盘后面没有驾驶员上路,这个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更超出我想象的是,众议院9月6日通过了一个法案,这里面有两个东西最重要。一是允许无人车在通过没有安全监测的标准下上路,而且每个车厂最多给25000辆的份额,3年内达到每个车厂10万辆。二是不允许任何一个州独立立法阻止无人车上路。这个非常厉害,这个(政策法规出台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

  现在对我们国家是一个考验,我们国家的领导人非常重视。过去三年内我们一直帮助推动无人车成为国家战略,我也请以前的老板(李彦宏)在“两会”提案,我提供的材料。

  中国在去年年底,“十三五”规划中无人车是一个重要的国家战略,今年六月国务院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指导意见上,也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属于浓墨重彩的那一部分。只是我们现在在立法上略微慢了一点,我相信咱们国家真的是要动起来会非常快,我还是对中国在法律法规上能够支持无人驾驶这件事抱有很高的期望。

  大国的竞争还包括国民素质。素质不是说过马路是否走交通灯什么的,中国人现在非常好的地方,是对新生事物的接受度领跑全世界,包括对无人驾驶的接受度。对L1的接受度上中国人不如美国人,但比其他的国家好。到L2的时候我们已经领先了,L3的时候我们大幅度领先,到L4的时候遥遥领先,这是咱们国家的民众支持的福气。

  无人驾驶有几个意义,第一是安全性,中国每天死于交通事故的人超过500人,全世界我们名列前茅。这个500个家庭的suffer,对社会、对国家都是重大的财产和精神上的损失。第二高效,中国的拥堵也是名列世界前茅。第三,经济性。无人驾驶的突破口,一定是共享出行而不是私家车。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经济效益好。我做了一个测算,在北京,我们大家都知道出租车的价格是每公里2.3元,但是这2.3元是3公里到19公里中间,到晚上11点后,它不是2.3元,按出租车行业提供的数据,是平均3.2元每公里。

  而无人驾驶是1.6元/公里。我可以告诉大家,1.6元/公里,我只要有3万辆车我就是一个盈利性非常好的出行公司了。中国有多少出租车?不算网约车,150万辆。也就是说我只要拿五十分之一,2%的出租车市场,我就是一个巨盈利的无人驾驶公司。为什么无人驾驶在中国是盈利性非常好、经济效益非常好的一个产业?坐出租车要100块钱车费、坐无人车只要50块钱的时候,我觉得有人车很难和无人车竞争,不仅仅会让人愿意尝试无人车,更会刺激原来坐地铁、公交车出行的人来坐无人车的出租车,因为这个很方便,是门到门的服务,但公交车不是。

  如何在无人驾驶中胜出?

  景驰让我最骄傲的地方有哪些?

  第一,我们是全世界(工作开展)速度最快的无人车公司。我们4月3日成立,在5月12日的时候举行了一个开放日,那时候我们才10个人,我们的车就已经在封闭的场地内绕桩跑起来了。我们在6月18日拿到了加州的路测牌照。又过了一个星期,我们就在硅谷中心一些开放的街道,完成了路测。9月8日,在美国的rush hour,就是中国的上下班高峰期,在很复杂的路况,我们的车可以跑得很好。这是一个不小的提升,我一直在了解有哪几个创业公司能够做到我们这个水平。到现在只要是中国概念和中国相关的创业公司,应该都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能够在rush hour跑得很自由。如果你们知道告诉我,我很想看他们的车,很多大公司做不到。

  我们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我们拥有一批非常优秀的人,中国最优秀的人工智能科学家都在我的无人驾驶团队。

  以前写个软件,我找工程师就行了,后来到人工智能的时候,我发现单单工程师不行,需要教授背景的科学家做deep learning。你要把Top-coder还有工程师和教授们结合在一起。所以你看我的团队,就是这样一个风格。韩旭(景驰科技CTO)和李岩(景驰科技联合创始人)是大学教授,陈世熹是Top-coder的代表,这样的人在我们这儿聚集了一大批。

  这三个人之前都上过新闻。有一个人是第一次向媒体公布,杨庆雄原来是香港城市大学的教授,在滴滴出行做无人驾驶的高级总监,在他们副总裁离职之后负责无人驾驶团队,是非常优秀的无人驾驶科学家和技术领导者。他是很早就进入无人驾驶这个行业,2012年在中国的无人驾驶大赛拿过第二名。

  无人驾驶这种事情,不是你调一个兵团上去就行,就像中国搞两弹一星不是调一个四野军团上去,而是找钱学森回来。这个事也是,不是人多就可以,而是人的ability更重要。

  为什么我们做得更快?我们的运气非常好,我们拥有所有创业公司最多的“军粮”,激光雷达。我们仓库里面有十个64线的激光雷达,你们知道有几个无人车的CTO到我们这来拜访,我们给他看激光雷达,他们羡慕的要命,当场说两倍价钱买回来,我们不卖。因为他原价给的那个公司,那个公司半年给他出货。

  我们一出道我们这个(激光雷达的)供应就没断过,我们需要多少就可以拿到多少。我们在美国现在已经有四辆车,已经是创业团队最多的无人车车队,无人车车队是搜集数据的,我们不断地用它搜集数据回来验证我们的算法是否正确,使得我们迭代速度变快很多,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跑得更快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们跑得快还有一个原因,我们资金比较充分。我们天使轮融资3000万美元,我们原来只想拿1000万美元,没想到拿了3000万。我们很快会启动A轮融资,A轮融资我们要拿1亿美金,我们觉得没有问题。

  要让无人车成功,要跑得快,还有产业融合很重要。今天我们和多家车厂和供应商、中国交通平台,包括地图和地方政府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使得我们得到的资源比别人多。就像刚才的激光雷达我们可以拿到,别人拿不到,我们还有一些其他的资源。以后像无人车这样复杂的产品,竞争的是ecosystem,而不是一个公司单打独斗。

  跟其他公司尤其是大公司比,我们还有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就是专注我们擅长的部分。

  这些所有的加起来,我们是跑的最快的。当然,人是决定性的,每个人都很有经验,我们吸取了过去很多经验教训。过去走的弯路,今天不必重复。正是因为这些经验积累,使得我们能够跑得比以前快太多了。

  我们前面的工程师都是有经验的,后面会开放招聘一些没经验的然后培训,以后会招英特尔的学生,会有校招的学生。今天我们没有校招的。

  总结

  中国在跟美国的竞争中,虽然在无人驾驶这方面我们是落后的,因为说谷歌是从2009年开始做无人驾驶,这个时候中国没有一家公司真正在做无人驾驶,我上一家公司(百度)从2013年的1月份开干(无人驾驶),到现在,中国有4年8个月的经验,这个不如别人。但是我们跑得快,我们avoid他们很多的错误,这个也是我们敢于对标威猛强大竞争对手的底气。我们的工程师我们的科学家一点不比他们差。

  第二,中国的共享模式,包括自行车,汽车共享模式都会较美国来得快。中国的出租车150万辆,比美国多很多,出租车的使用频繁、效率高。公交车更不用说,美国大部分公交车都是空的,我们中国的公交车挤不上去。共享出行一定在中国走得比美国快,有人口的原因,有城市密度的原因,有经济型的原因。

  第三,中国民众对交通安全的需求更迫切。我们为什么对无人车的接受度更高,也是大家相信无人驾驶会提升交通的安全性。

  第四,交通拥堵的破局。每个城市的领导者,包括中央领导者,都想要找到一个破局的办法,智能交通无人驾驶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

  第五,汽车一直是中国想要突破的一个国家战略,终于有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中国能够用市场建立一个真正强大产业。

  那天我在一个大会上,有人问我一个问题,做到什么程度感觉满足?我的回答是,只要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让中国无人车时代早一天到来,那就很满足。因为提早一天我们多救500条人命,有什么样的功德超过救500条人命?

  这就是我们整个公司上下一心,齐心协力的原因。真的是大家一周干7天,我也是一周干7天,我周末每个小时都被排满了。我这辈子没有工作这么努力过,就是希望因为我们的努力可以加速这个时间的到来。

  明年第二个季度,景驰总部搬回中国,我也请大家把information传出去,我们正在寻找那个能够帮助我们更快把中国无人车落地、能够让这一天早日到来的城市,我们把总部,研发机构都搬过去。

  谢谢大家!

文章相关的企业项目

浪潮
查看详情

猜你喜欢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哦!点击 登录

  • {{item.username}}

    {{item.content}}

    {{item.created_at}}
    {{item.support}}
    回复{{item.replynum}}
    {{child.username}} 回复 {{child.to_username}}:{{child.content}}